地區



發佈單位(人):
人民網
活動主旨:藝術投資基金:銀行涉足藝術的下一步? add_this [ 加入我的訊息追蹤清單 ]
活動地址:
活動日期:2011年01月14日~2011年01月14號
主題類別:藝術投資
推薦活動:
相關網址:
活動內容:

《藝術銀行》:什麼是藝術投資基金?它的顯著特點是什麼?   黃文叡:藝術投資基金這個概念在西方出現也並不是很早,它最主要的特點是通過集資的方式做藝術品投資。西方很多人談起藝術投資,大部分就是指藝術基金,也就是集資的概念。既然是藝術基金,必然要有一個特定的形式。它是用共同基金,還是對沖基金的方式來操作?藝術品沒有定價,所以藝術基金偏向用對沖基金的模式操作。它有一個閉鎖期,閉鎖期結束后要清算,所有的作品要賣掉,獲利了結。這個結構裡面必須要具備托管銀行、管理單位(監控每一筆錢的進進出出),也要有保險單位和審計。如果不具備這些條件,都不能稱作正規的藝術投資基金,而是私下集資,然后幫投資人做投資的行為。   《藝術銀行》:瑞銀、德意志銀行等國外私人銀行的Art Bank是藝術投資基金嗎?   黃文叡:這些銀行的Art Bank都提供藝術服務,但它們不是基金的操作方式,只是一個特別的小組,由藝術市場的專家組成,這些專家建議私人銀行客戶選取什麼樣的藝術品來做投資。這是類似於資產配置的概念,不是基金的概念。銀行在國外只是“托管銀行”的角色,它沒有真正涉入到發行或操作基金﹔而是由像我們這樣的藝術基金公司來做,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藝術投資基金必須要有專業的操作人員,也就是基金經理,他要具備藝術市場的實戰經驗和藝術史的知識,如果銀行沒有這些專家,是沒辦法去操作基金的。   《藝術銀行》:國內銀行也發行了一些藝術品關聯的投資產品﹔與國外銀行不同,這些產品是不是更偏向於藝術基金?   黃文叡:民生銀行推出了兩種針對藝術品投資的理財基金,我做個評論,基本上民生銀行推出不是所謂的藝術基金,只是打著藝術基金的名號﹔它有托管銀行、有管理單位……所有藝術基金的基本條件和結構它都具備,但是問題在民生銀行沒有專家去操作這些基金,隻能把錢委外操作。據我了解,民生銀行這兩個項目的錢,70%都拿去買股票,30%的錢買藝術品,因為沒有專家直接進場去買藝術品,這30%的錢也是委外找一個經紀人,或者綁定一個私人收藏。對我們來說,這不算一個藝術基金,藝術基金所有的錢都必須要投資在藝術品上面,並且必須要買進實品。   《藝術銀行》:建設銀行的呢?   黃文叡:建行的完全不是藝術基金的概念,它跟國投信托合作,同時把信托當成托管銀行。它有一個回購權,跟特定幾個藏家結合,我用基金購買你手上這些收藏,閉鎖期兩年。這是有條件的收購:兩年之后,這些藏家有權利決定要不要賣掉這批收藏。如果不賣的話,必須要支付投資人給托管銀行的利息﹔如果他們決定脫手,托管銀行就有權利賣掉這個東西——這就是說,藏家有權決定閉鎖期之后這些作品是回購還是賣出——這對投資人是很不負責任的,投資人基本上沒有決定權,賣方有決定權,沒有一個基金是這樣的。基本上建行做的是變相融資。更簡單地說,我現在手上有收藏,但市場上行情不是特別好,我就拿這些作品向你融資貸款。兩年之后,我覺得我有錢還了,不想賣了,我就自付利息﹔如果我覺得市場很好,比我當初買的高了,我就可以賣了,賣了之后呢,再談中間的獲利我們怎麼分配。所以隻要基金設定有回購權的話,都會傷害投資人的權益。而且當中沒有監管機制,本身托管銀行就要有管理單位,必須要站在保護投資人的角度去管理基金的操作,現在反而站在賣方的角度去幫賣方思考。所以我覺得這種回購就是基本的商業操作,不是藝術基金的基本架構。   為什麼銀行要涉足藝術投資?   《藝術銀行》:銀行紛紛涉足藝術投資領域,根本原因何在?   黃文叡:銀行涉足藝術,首先是為其高端客戶提供一個新的選擇。在流動資金那麼多的情況下,投資選擇相對少。銀行站在服務高端客戶的角度提供一個新的投資選擇,對銀行來講,可以吸引更多的高端客戶。其次,具體操作藝術基金可以形成一個指數,所有藝術家的價格、藝術家的動態都是最新的,所以這個指數也是最新的,操作的好,慢慢這個指數會具有公信力,這就可以解決藝術品鑒定、鑒價的問題。銀行可以依據這個指數來做藝術品的融資貸款,進一步也可以涉足藝術品保險等業務,最后的利益就不是操作基金的獲利,而在於后面的衍生性產品的利潤。   《藝術銀行》:藝術投資基金是不是目前銀行涉足藝術的最好的一個方式?   黃文叡:新的投資選擇是銀行一直在開發的。投資角度來講,銀行是一個非常好的窗口和渠道﹔但是要做藝術基金的經理人,銀行不是一個好的角色。有的銀行,我常常有一個疑問,他們自己當自己的托管銀行,自己做自己的托管單位,自己做查核,一條龍,沒有第三方監管制度,過程中的具體操作也沒人看得到。銀行如果有這麼大的權力,誰去保護投資人?藝術投資本來就是一個高門檻的行業,你必須要你的投資人很清楚地看到你的操作過程、買賣的過程。如果銀行沒有第三者的監管機制,投資人沒有任何保障的。建行跟保利博物館合作,博物館本身沒有問題,但是保利除了博物館還有拍賣公司,一家拍賣公司作為博物館的上級,拍賣的時候他會不會進行炒作?但有些人看來,有拍賣公司操作他反而安心了,至少買進來的東西不會拍不掉,這樣對藝術市場的發展其實是混亂的。操作藝術投資基金只是銀行涉足藝術的一個方式,如果由理財專家將其作為一種資產配置選擇,獲利和吸引客戶的層面應該會更廣。   藝術投資基金有哪些影響?   《藝術銀行》:藝術投資基金會給藝術市場帶來哪些影響?   黃文叡:藝術基金手上的錢的量非常大,大到可以影響市場的整個價值和運作。好的觀點來講,我手上藝術基金這麼大的一筆錢,我跟誰買,就非常重要,我買的作品,也非常重要。我如果隻跟畫廊買,不跟拍賣公司買,或者說我隻買有畫廊獨家代理的藝術家的作品,是不是很多好的藝術家就願意跟畫廊合作了?照正常機制,藝術家就應該被畫廊代理,等到他把藏家的盤都鋪穩之后,才送到拍賣場去拍出價格。可現在是藝術家跳過畫廊,直接把作品送給拍賣公司,去炒作價格。價格炒高的過程中,有可能短時間內泡沫掉,我來不及出售這些東西,我如何讓我的基金獲利?如果藝術家沒有畫廊做獨家代理,我就不碰這個藝術家的作品。如果我的基金非得這樣做,會讓這個機制慢慢回歸到正常的方向上,這是藝術基金的正面力量。但隻要心一橫,走歪道,這麼多錢,隻要欽點哪一個藝術家,我就可以制造價格,把價格炒上去,炒爛,然后賣出,泡沫了也不關我事了,我再接著炒下面的,因為你的錢多,你的力量大。但這麼大量的基金來炒作,任何一個市場都會被炒跨。藝術基金在接下來5-10年,在藝術市場中,一定有一個主導作用,這個主導作用就看操作人的心態如何,走的道路是正的還是邪的。   《藝術銀行》:現在整個市場確實很浮躁,不光是操作者,很多藏家進場就是為了賺錢。   黃文叡:基本上這些人不是藏家,這些人是炒家。也不是正規的投資客,藝術品投資有一個正規的概念,藝術品投資必須要是長期的。我認為,藝術投資和藝術收藏是兩條完全不同的路。真正的藏家不會考慮藝術品賣掉之后會有多少的獲利,只是因為喜歡而收藏,他的架構是在美學基礎上,而不是在獲利的基礎上。而對於藝術品投資,目的就是要賺錢,而不是美學的考量。投資人進場前就知道要買什麼,到時候能賣出多少錢,獲利多少。中國境內還沒有真正的當代藝術藏家,相對於古書畫,大部分中國當代藝術價格的上升,都取決於短線投資人的炒作,中國當代藝術炒作多於收藏。   《藝術銀行》:藝術投資基金在操作上主要考量的因素有哪些?   黃文叡:藝術投資基金主要考慮流通性、可獲得性、真偽。首先,你要確定這個藝術家的作品有很大的市場流通性,每個人都在買,都願意買和賣,隻要流通性大,價格慢慢就會高上來,因為會競價。短時間做投資人,有這種競價的可能,你收上的作品才會有價格升高的可能,所以首先要考慮流通性,第二是可獲得性,這個作品很好,流通很快,價格節節高升,但是你能不能買得到。以前中國當代藝術正紅的時候,很多作品被一些大的買家壟斷,一般人是買不到的。第三個考量才是真偽。但是對收藏的人不一樣,第一個考量是可獲得性,第二個是真偽性,最后才是流通性。收藏和投資的必要條件一樣,但是順序不一樣。   《藝術銀行》:法律監管機制會不會隨著藝術基金的發展而逐步健全?   黃文叡:中國有拍賣法規,但是沒有真正藝術基金上的法規。在美國,藝術基金現在被當作共同基金、對沖基金的一種,算在証券交易法裡。但藝術品的屬性跟其他金融商品是不一樣的,藝術品沒有定價,這個法律沒法去規范,世界各地都沒辦法解決這個問題,隻能要求基金操作公司盡量透明。所以在選擇基金公司的時候,對基金操作公司的經理人,包括它的專家、操作制度、透明化、之前的績效,必須要做一個全面的評估。   藝術投資基金:銀行的有益嘗試   《藝術銀行》:招行、建行、民生銀行等國內銀行近兩年推出了一些藝術品投資相關的產品,但就我了解,它們既不同於瑞銀等國外銀行的“Art Bank”,也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藝術投資基金,你怎麼評價這些產品?   梅建平:本質上,它們都是一種投資理財產品,只是用藝術品作為載體。   《藝術銀行》:銀行推出這類產品的內在驅動力是什麼?   梅建平:從客戶的角度來說,銀行的高端客戶或多或少會有藝術品收藏、投資的需求。從銀行的角度,藝術品服務對大多數銀行來說都不是最賺錢的業務,但卻是很重要的一項業務,它是銀行給私人銀行客戶提供個性化服務的一種機會,是他們和客戶加分溝通的一個渠道。因此,我認為這類產品主要的價值是渠道的價值。   《藝術銀行》:有些銀行提到它們不光是投資,還關注對客戶的審美培養。   梅建平:投資是收藏的第一步。一般我的感覺是:投資會對加深對藝術的認識,投資者可以變成愛好者,然后變成收藏者。   《藝術銀行》:長期的利益,比如藝術品貸款、抵押、保險是不是銀行所考慮的?   梅建平:中國的銀行現在已經很商業化,它們的利益驅動是很強的, 有很強的欲望去做金融創新。我想藝術品貸款、抵押、保險等這些方面他們也都在考慮。   《藝術銀行》:銀行推出的藝術投資產品也面臨很多質疑,你怎麼看?   梅建平:新的事物總會有人質疑,因為以前沒做過,總會有一些新的風險,監管的條例各方面都不是現成的,總會有一些磕磕碰碰。銀行的問題我想主要是了解藝術品的人比較少,尤其是定量的、深入的了解,因此在推出藝術投資產品時,在研究上它們是滯后的。   《藝術銀行》:藝術投資基金是銀行涉足藝術一個很好的方式嗎?   梅建平:我認為是一個很有益的嘗試。藝術品市場大家都知道,以前中國的市場不規范。我是樂觀其成,如果有金融機構的介入,一定會在法制等方面健全起來。因為這些機構在風險控制方面做得比較好,金融機構的專長就是控制風險,而且強調程序的合理性,它們的介入對市場應該會有一個比較好的正面作用。   《藝術銀行》:對法律、監管機制又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梅建平:我想他們會通過和律師事務所溝通等等方式,把一些不健全的地方逐步健全起來。有些事情不做不知道,操作中就發現有些地方還有缺陷,還有一些法律漏洞,銀行的介入會讓這些逐漸完善起來。   銀行涉足藝術,延展服務價值與金融創新   《藝術銀行》:招行的藝術賞鑒項目做了大概兩年,結果如何?   招商銀行:客戶在藝術投資方面的需求非常多,藝術賞鑒項目作為一個平台,給客戶帶來了豐富的藝術品資源,很多客戶通過招行的藝術賞鑒平台,不但欣賞到優秀的藝術作品,更掌握了一定的藝術賞鑒能力,逐漸培養起對藝術收藏的興趣,成為藝術收藏市場未來不可忽視的潛在力量。   《藝術銀行》:下一步平台會怎麼擴展?   招商銀行:我們希望可以聯合更多優秀藝術家,和有實力的藝術機構合作。還是基於藝術賞鑒這個平台,給客戶更多的選擇,優化服務流程。另外藝術投資基金也是我們在考慮的。因為藝術市場還是存在投資價值,我們考慮找有實力的藝術投資顧問和藝術管理公司來合作,嘗試發行藝術投資基金。   《藝術銀行》:銀行介入到藝術投資基金,它這個平台有什麼優勢?   招商銀行:藝術投資基金在國外是很成熟的投資品類,高淨值投資者是主要的募集對象,在國內也不例外。最近,很多國內外著名PE股權基金、房地產基金紛紛通過銀行渠道向私人銀行客戶募集資金就是例証,一方面國內高淨值客戶可以借此拓展投資渠道,分散資產配置,另一方面,這類客戶有一定的風險識別和風險承受能力,願意嘗試高風險高收益的投資項目。我們希望通過銀行的平台吸引國內外最優秀的藝術投資管理公司共同參與,將藝術賞鑒和藝術投資做到完美結合。   “藝術賞鑒項目”與“藝術品投資信托計劃”   《藝術銀行》:牆美術館與招行合作的藝術賞鑒項目,到目前為止效果如何?   冀鵬程:我們和銀行合作的初衷,是為客戶建立廣泛接觸和了解藝術品的平台,培養客戶對藝術品的興趣,就這點來說,客戶是非常歡迎的。所以,藝術賞鑒平台會延續下去,如果客戶有需求,我們會繼續滿足他。另一方面,我們也在思考加入更多金融產品的元素,不是簡單地把藝術品當成投資品對待,當客戶和藝術鑒賞發生關系,他還可以與享受到其它很多優惠的金融和文化政策,在此就不便透露更多了。   《藝術銀行》:我了解到,下一步牆美術館會與銀行合作發行一系列的藝術品投資信托計劃,請簡要介紹一下這個計劃的目的和運作方式。   冀鵬程:藝術品投資信托計劃是我們新計劃的一項專門為高淨值客戶設計的兼具藝術賞鑒和藝術投資功能的服務。以往藝術市場的投資行為大多是個人或小圈子的投資行為,都不成規模,交易機制也不健全,規范化的投資產品也沒有。中國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藝術理財產品,民生銀行的藝術產品是自己內部產品,缺乏公開性。建設銀行的藝術產品則更像是融資產品。藝術市場的蓬勃發展必須配套先進、合理、規范的市場交易機制,出於此,我們聯合銀行、信托一起設計了藝術品投資信托模式,為資本領域提供一條新的投資渠道。   《藝術銀行》:這邊的專家團隊如何?   冀鵬程:專家團隊有兩個。一個是學術委員會,由美術史學者、策展人、批評家組成。另一個是決策委員會,主要由藝術市場專家組成。學術委員會提供方向,我們該關注美術史中的哪個板塊,或者哪個流派?他們給出學術上的建議。然后有一個決策委員會來進行決定,到底買還是不買?什麼時候買?什麼時候賣?怎麼買?怎麼賣?我們會根據不同的產品來組織不同知識結構的專家團隊。   《藝術銀行》:銀行擅長金融市場不具有藝術專業性,咱們這邊會不會有另一個問題,了解藝術但不熟悉金融產品的監管規則?   冀鵬程:我們對如何借助金融產品運作藝術品投資已經做了很多研究,必須具備相關知識,所以,我們對發行藝術投資產品很慎重,需要和銀行、信托公司充分溝通。   《藝術銀行》:基金有雙刃性,它的作用也取決於操作者的心態。咱們選擇藝術品的時候,會不會出於自身的利益來考量?   冀鵬程:外界來看,大家可能會產生這樣的質疑。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考慮,我們這個產品由這麼多家機構推出,如果只是為了炒作某幾個人,或者是自己的藝術家,大家都會有一個判斷。大家一看某某銀行做事不靠譜,某某信托做事不靠譜,某某美術館做事不靠譜,誰還敢和你合作。我們願意投入很大的資源籌劃藝術投資產品,肯定考慮了很多方面。首先是口碑,我們選的藝術品是能站得住腳的,要有公信力、說服力和權威性,得讓業界認可,所以不能亂做事情。我們要有學者專家給它的鑒定報告,不僅有真偽鑒定,還有學術價值的鑒定,還有藝術市場專家的認可。比如說,報告中會有:藝術家及其藝術作品未來的增值潛力、學術潛力﹔能走到什麼樣的程度﹔我們應該在什麼時間、對這件作品做什麼樣的工作,假設明年是威尼斯雙年展,我們這件作品是不是應該去拿到威尼斯參加這個展覽,是不是應該與某個論壇結合去宣傳推廣這件產品,我們要做大量的工作。除了銀行、信托和文化公司這三家主體,還會有大量的專家參與進來,集體的智慧會保証投資產品的公信力和權威性。   《藝術銀行》:國外成熟的基金都有很完善的機制,比如第三方監管,咱們是在遵循這個方式開拓道路在走嗎?   冀鵬程:我們引進信托公司就是這樣。它的功能就是管理這筆錢怎麼花,管理交易的流程,包括存放空間,符不符合保險要求、防火要求等等。它是作為監管方存在的, 盡管我們得為信托付出很多管理費,但是會獲得更多的人的信任,信托就是這個功能。西方的監管體制,包括鑒定、保存,保險等程序已經非常先進合理,中國現在沒有這些環節,沒有成熟的流程和機制。比如中國就沒有成熟的藝術品保險。銀行和信托也給我們意見:既然這些基礎的物質條件不成熟的話,我們是不是晚點再發?但我們還是堅持先發,為了解決這些問題。一旦哪個環節發生問題,我們願意賠償,打消他們對基礎設施不完備的憂慮。但是到未來,這些環節成熟了之后,比如國家資質的鑒定機構、安全的保管條件、物美價廉的保險,那個時候,就不需要我們承擔那麼多。   《藝術銀行》:相關法律的完善呢?   冀鵬程:我們現在做的就是在中國的基礎上設計出來的新方式。我們所有的文本條文都已經做得很深入,公布出去之后,或許對整個行業有參考作用。資本推動藝術   《藝術銀行》:您提到了對整個藝術市場的推動,但做事情還是要有利益驅動,你們是怎麼衡量和平衡的?   冀鵬程:藝術投資信托產品肯定是要賺錢的,因為必須得讓出資的客戶享受到利益的回報。另一方面,我們做出來這個事情,能不能成為一種新的商業模式,一種新的盈利模式,或者說成為藝術界新的創富方式。如果又賺錢又能為大家提供新的贏利模式,那就非常好了。我們推出這個產品,也敢於公開這個模式,我們就是希望其他同行能夠用我們這個模式,我們很歡迎,甚至協助他們。我們希望更多的社會資本、民間資本介入到藝術之中,這樣的話,做起來會更加形成集團力量,使當代藝術的產業價值躍上一個更高的層次。   《藝術銀行》:吸引資金進入當代藝術界,長遠的影響是什麼?   冀鵬程:比如西方的藝術市場,銀行是深度介入的,是銀行的資本介入,而不是銀行客戶的錢介入。在中國,連銀行客戶的錢都沒介入,更遑論銀行資本。我們希望這個東西拋出去之后,銀行的客戶發現這個有甜頭,銀行也發現很有甜頭﹔銀行介入,然后國家介入,進而全民和藝術發生一個深度的關系。以前我們老是詬病西方藏家對中國當代藝術進行炒作,把中國的當代藝術買走了,但在詬病他們的時候,中國的資本在哪裡?為什麼中國的藏家不收藏,無法從中獲利?只是批評,並沒有建設性的貢獻,沒有用行動來進行推動?中國當代藝術要讓別人瞧得起,一方面是文化上立足,另一方面是資本要跟上,缺任何一個環節都不行。藝術首先有美術史、美學價值,其次要有商業跟上,否則永遠是埋在土裡的金子,不被發現。我們看待這個問題的時候,也一分為二,一方面需要鼓勵民間資本、社會資本介入,另一方面把握好這個度,金融創新方式太多、花樣太多,藝術品就完全變成一個金融產品,比如把藝術品發成股票挂牌上市交易,它的文化屬性、藝術屬性都沒了。我們提倡民間資本進入,但是如果方式不對,就是很不好的,一旦做不好,既會傷害文化藝術本體,也會傷害資本的信心。藝術銀行的下一步   《藝術銀行》:最初咱們推出的是“藝術銀行”的概念,但現在看來,藝術銀行在中國的發展不很順利,藝術銀行下一步要怎麼走?   冀鵬程:藝術銀行的業務在中國實際上發展的非常迅速和廣泛,藝術市場界推出的花樣繁新的服務也好,產品也好,也都是藝術銀行的業務范疇。 隻不過嚴格的藝術銀行應該是成立於銀行旗下的單獨的一個部門。但因為中國目前的政策原因,還不可能成立,政策上不允許。當民間有暗流在涌動,大家做到一定氣候時,藝術銀行也會應運而生。實際上現在越來越多的銀行都在介入,比如藝術貸款、抵押、藝術典當,很多銀行都有。   《藝術銀行》:你前面說,銀行的客戶資本都還沒有介入藝術,中國的銀行離真正的藝術銀行還是很遠。   冀鵬程:對,千裡之行,始於足下,總要邁出第一步嘛。現在第一步已經邁出去了,每走一步,周圍就會有更多的人一起走,加入的人多了,就會成為主流。跟當代藝術一樣,國家以前不承認當代藝術。后來當代藝術一方面在國際上獲得聲譽,一方面在市場上獲得了很大的回報,現在國家已經承認了。中國的很多事情都是這樣,民間把這個事情做了,形成氣候了,國家會給你一個追認。並不是藝術銀行銷聲匿跡,最初是要打出一個口號,讓人家知道這個事情。但挂牌成立還不到時候。現在有這樣的需求,我們做這樣的事情,以后自然而然會有藝術銀行的出現。 來源:藝術銀行雜志社 (責任編輯:蘇佳)
My Art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