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尋: 會員登入|新使用者?立即加入聯絡管理員
目前位置:全球首頁 > 專題報導 > 殖民的悲歌 時代的悲歌-「逍遙園」的過去與未來(一)
我要訂閱藝訊 訂閱藝訊
殖民的悲歌 時代的悲歌-「逍遙園」的過去與未來(一) 
推薦轉寄 | 瀏覽人數:39175 人
撰文/逍遙園區再生行動小組 │發佈時間:2011-05-26 06:50
以行動支持保護文化資產的年輕人--曾玉冰提供
公視拍攝開王殿現場--曾玉冰提供
220

殖民的悲歌 時代的悲歌-「逍遙園」的過去與未來(一)

文/逍遙園區再生行動小組
    高雄市新興區有個老舊眷村行仁社區即將拆除,然而在這個眷村裡面,正有著日治時代日本皇親大谷光瑞的別墅,這棟已被市府列為歷史建築的「逍遙園」正好位於中央,文化團體紛紛呼籲保留;然而「逍遙園」與老舊眷舍緊緊相連,一旦軍方開始拆屋,恐危及「逍遙園」。究竟「逍遙園」代表著什麼?保存的價值又是什麼?接下來的連載,將為您揭開它的神祕面紗……
「逍遙園」的主人:大谷光瑞其人
    1935年3月,《台灣日日新報》報導了「本願寺台北別院」的一場演講,演講主題為「台灣的經濟價值」,主講人是邁入知天命之年的大谷光瑞(生於1876年)。在「神奈川佛教文化研究所」整理的「文化財人名事典」中,大谷光瑞的職業是「僧侶」-明治後期(淨土真宗)西本願寺第22代門主,法號為「鏡如」。從佈教師轉換到「殖民地經濟」指導者,不只是大谷的人生奇談,也是台灣殖民地史的一頁悲歌。
    大谷光瑞的足跡遍佈世界,從1899年到1902年間,他以「佛教尋根」的名義,探訪了中國、印度、英、德、法、俄、瑞典等國家,展現了充沛的探險慾。1903年,大谷光瑞繼承父親的衣缽,接替了法主職位後,進而強化了他對佛教考古行動的信念。1908年至1909年、1910年至1912年,分別組織了兩次「大谷探險隊」,進行大規模的中亞探險活動,在多次大規模的探險活動之後,巨額的債務缺口也越發不可收拾,造成教團對他的疑慮。同時,1911年他的妻子因病過世,沒有留下後嗣。
    1914年,在教團保守派的抵制下,大谷光瑞退出教團的運作,從此雲遊四海,以他熟悉的旅順、大連為基地,開始了往返中國(包括青島、上海)、台灣、朝鮮與日本之間的海上人生。
大谷光瑞的烏托邦
    1914年至18年間,爆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日本捲入了戰爭。大谷光瑞的自我定位,已經離「教主」非常的遙遠,他逐步邁向「亞細亞主義者」。自1908年起,大谷光瑞在神戶六甲山興建了壯麗的別莊「二樂莊」(寓有「樂山、樂水二樂」或「山水之樂、作育英才之樂」之意,由建築史家伊東忠太設計),展示了他長年探險與探奇的成果。
    大谷光瑞童年時非常喜愛地圖,後來對地質學、植物學、氣象學表現了強烈的興趣;40歲以後的大谷光瑞則開始實現他「蓋別莊」的藍圖,從1915年起,陸續蓋了旅順大谷邸、青島大谷邸、上海無憂園、爪哇環翠莊、爪哇大觀莊、大連浴日莊,一路從第一次世界大戰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
    隨著世界局勢的轉變,以及日本國家性格的轉變,大谷光瑞在這些烏托邦莊園中,一方面整理探險文物、佛典闡述,一方面建構他的亞洲論,尤其熱中於對「支那的將來」與「滿洲國的將來」,乃至於「日本帝國的使命」。
大谷光瑞與台灣‧高雄
    在1930年之前,大谷光瑞曾多次到台灣視察、參訪,其間亦曾擔任孫文「中華民國政府」的顧問。直到1935年,日本統治台灣的第40 年,台灣總督府籌劃了「始政四十周年紀念台灣博覽會」(簡稱臺灣博覽會)。該年2月,大谷光瑞接受台灣總督府委託,進行全台熱帶農業的踏勘調查,就在勘察的尾聲,他參訪了高雄州。同年10月,他在總督府召開的「熱帶產業調查會」上,同步發表了《台灣島的現在》一書,調查會決議設立「台灣拓殖株式會社」,協助資本家以台灣為基地,擴大台灣本島對外貿易的南進政策。「台拓」的設立委員會成員共有50人,包括大谷光瑞。1936年起,大谷光瑞因為「台拓」的經濟活動,增加了來台的次數,並延長了停留的時間。
    1925年時的大谷光瑞,還在上海的無憂園撰文投稿〈大阪每日新聞〉,為日本擘劃「海外發展」;1936年的大谷易地易腦,忙於在〈時事新報〉、〈台湾日日新報〉闡述「確立以高雄為中心的南方經濟政策」、「南方開發是清新的氣力」。
該年3月,他在高雄接受了〈台湾日日新報〉的記者採訪,說明了他對提昇台灣產業競爭力的看法。就在訪談中,大谷提到11月再來台灣的時候,預計在高雄興建住所,往後的冬季就住在高雄,想對台灣島的產業貢獻一些心力。
    一直到1939年,大谷光瑞規劃興建的高雄州別莊才動工,它位於大港埔(今高雄市新興區),大谷請來了京都著名的工匠二角幸治郎主持的工務店設計、施工(第一代是二角辰次郎,目前工務店更名為「株式会社ニカク(NIKAKU)工務店」,由第四代二角康和經營,有百年以上的歷史)。
    高雄州別莊興建期,大乘社出版了《大谷光瑞興亞計劃》。「興亞思想」在當時是個「熱」理論,光是1939年那一年,以「興亞」為名,出版的書籍就有一、二十本。這個理論盤根錯節,難以一言蔽之,約略說來,就是原本是「自由民權思想」(日本聯合中國及亞洲其他國家防堵西方侵略),最後由好戰份子演變為「大日本帝國主義」(日本以軍事強權主導亞洲新秩序)。
    這股熱潮催化了日本內閣將「興亞思想」制度化-「興亞院」設立於1938年12月16日,屬於日本國家機關,主要業務就是「統一指揮佔領地的政務與開發事業」。大谷光瑞的「興亞計劃」不只提供了「興亞院」實務的調查,還附贈了理論架構-他的「宗師」背景,將「興亞」推向了更上層的宗教思想源頭。
大谷光瑞的逍遙園
    1940年11月1,「逍遙園」正式落成,舉行了開園式關於其名稱由來,有一些歷史緣由。江戸時代初期,天台宗教派在日光山輪王寺蓋了一座「池泉回遊式」的庭園,取名為「逍遙園」-體現禪的靜寂的精神,而大谷的「逍遙園」也有池泉回遊。中國後秦國王姚興的別墅「逍遙園」,後來成為西域高僧鳩摩羅什翻譯佛經之地,也是中國首創翻譯佛經的國立譯坊。鳩摩羅什當時一邊譯經,同時也講述經論,「逍遙園」成為培育人才的佛教教育機構,而大谷在「逍遙園」也組織佛教青年的佈教。
    大谷光瑞原想憑藉「逍遙園」之意,欲寄情於此田園山水,安享晚年,然而時勢阻斷了他的逍遙夢。不只是時勢的不可得,「逍遙園」周邊的建設鎮日鎮夜的隆隆作響,高雄州廳(1939)、高雄市役所(1940)、高雄駅(1941)陸續落成。
    位在三塊厝郊區的「台灣煉瓦株式會社打狗工場」(後宮信太郎收購了鮫島盛在1899年創辦的「鮫島煉瓦工場」),從台灣各地農漁村來的移工不眠不休生產的「TR(紅)磚」被送進了大谷「逍遙園」的工地。「TR磚」因土質雜質少,不需加水攪拌,乾式壓磚機壓製後,磚面烙上「TR」(「Taiwan Renga」-台灣煉瓦的縮寫),是「台灣煉瓦株式會社」生產的一級磚。
    當時殖民帝國主義的優越感作祟,致使大谷光瑞多次透過〈台湾日日新報〉表示,日本據台這麼長久的時間,各方面的建設都不夠快速,台灣天然資源如此豐富,生產力卻只有當時九州的四分之一。雖然如此,但當時勤奮的台灣人民,在這樣的惡劣的環境下,低工資、長工時的工作著,雖然辛苦但也深刻的記錄了台灣產業的歷史,刻畫著台灣精神。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大谷光瑞在五月間因病入院,隔年他就任大東亞建設審議會委員,他在高雄停留的紀錄停留在1941年的11月。1944年,美軍猛烈轟炸高雄市區,因為市區內遍佈日方的軍事設施,市區滿目瘡痍,「逍遙園」卻幸運躲過浩劫。
    1945年8月15正午,昭和天皇透過廣播,告知「國民」大東亞戰爭結束了。日本統治了台灣50年,剛好半個世紀。1948年10月5日,大谷光瑞在大分縣別府的「鐵輪別莊」遷化(辭世),結束七十餘年波瀾萬丈的人生。
台灣光復之後的逍遙園
    國民政府遷台後接收了「逍遙園」,由國防部總政治作戰局管理,將園區變更為陸軍眷村「行仁新村」,擠進了十多戶的眷戶。「逍遙園」被眷戶的自力建屋層層疊疊的包裹著,暫停了歷史的呼吸。
    2002年,日本盛大舉辦「大谷探險隊100週年紀念活動」,為大谷光瑞傳奇的一生重新定位。2008年,高雄大學都市發展與建築研究所長陳啟仁帶著研究生黃朝煌進行了《高雄市新興區日本皇族別邸逍遙園基礎調查》,「逍遙園」已經嚴重的毀損。這份調查報告書讓「逍遙園」中「大谷光瑞家庭起居區塊空間」被高雄市政府文化局登錄為歷史建築。
    走過60餘年的「行仁新村」即將進入「行仁新村拆遷計畫」-淨空後的土地交還國防部軍備總局,並委由國有財產局進行標售。無情的推土機會不會因為拆眷舍,也毀掉了隱藏在這些眷舍中的「逍遙園」殘跡與地貌呢?
 
 
更多關於「逍遙園的未來」訊息請自行連結
逍遙園區再生行動小組
http://w2308955.pixnet.net/blog
上一則下一則
 
全球華人藝術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8 | 關於本網聯絡我們服務條款及免責聲明
展售區 | 商店街 | 藝術家專屬網站 | 藝文消息 | 藝文產業 | 拍賣網 | 專題報導 | 藝術家行情表 | 藝評人專區 | 策展人專區 | 國際藝文比賽 | 電子雜誌 | 全國藝術團體 | 藝術電子書 | 藝術創作影片 | 影音網 | 網路藝廊 | 全球藝術網 簡介 | 公共藝術 | 工藝 | 藝術授權 | 藝週刊 | 藝術品買賣區 | 網路書店 | 全球藝訊 APP | 著作權使用費率 |
電話:+886 4-23753250 傳真:+886 4-23756812 館址:403 台中市西區五廊街123巷1號  E-mail:Art@artlib.net.tw